欢迎光临回味散文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杂文 >> 嫂子

放学路权衡

2021-06-02 17:03: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深秋,一路的梧桐叶铺满道路,车子一过,扬起聚集在落叶中的梧桐香。

我小小的手抓在自行车后座的架子上,以防自己跌落。在我更小的时候,我是从后座上抱着父亲的腰的,我能感觉得到父亲踩单车时身体的起伏,后来再长大些,我就把手转移到架子上。

这也是自己成长的变化。

父亲的声音传来:抓稳了,要到下坡了。

这句活父亲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对回家的路也一清二楚,哪段路有拐弯,哪里是上坡哪里是下坡,我全都知道。但父亲每次到第一个下坡时,他都会提醒我。

我看见地上车和人的影子在快速移动。

夕阳的余辉照在身上,很暖和。

耳边呼呼的声音让我不得不把想说的话咽回嘴里。

等到了平缓的地方,我问,爸,你今天又喝酒了?风带来了父亲身上浓重的烟酒味。只要他一喝酒,这股味就特别重。

父亲说,是呀,今天在你叔家喝的。父亲爱抽烟爱喝酒,身上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烟酒味。父亲说他抽烟喝酒二十几年了,这股味去不掉的了。

但这股味却让我特别心安,因为它让我知道,父亲就在身边。

周末作业多吗?父亲问。

我说,不是很多,就只有英语要背单词,还有一张英语试卷。

说到英语,我话匣子打开了,爸,我们班有个男生不会读英语,比如那个早上好,英语是good morning,他读成鬼的魔泥。

父亲似懂非懂,问,那你会说吗?

我自豪的说,会啊,刚刚不是说了吗,good morning.

我听到父亲开心的笑声,你真棒!

我看到空中飞舞着几片枫叶,秋风不再那么透凉。

父亲踩单车的脚忽然停下,但车子还在前进。

前面有人在卖牛杂,买几串吃一下吧。父亲问。车子行驶的声音渐渐变小,似乎在等我回答。

好啊。

车子在牛杂档口停下,我也从后座上下来。

这是在另一个村的村口处,卖牛杂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穿着围裙,头发绑成利落的马尾辫,档口的锅上,升起白色的蒸汽,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牛杂香。

老板,牛杂怎么卖?父亲问。

牛杂两块钱一串,其它的一块钱一串。她掀开锅盖,顿时冒出一股更大的热气,像是让我们验货。

你要吃什么?父亲问我,我朝锅里看了看,说,要两串海带,一串肉丸,一串腐竹,还有一串牛筋。

10月 父亲自己点了几串牛腩和牛肚。

老板娘热情的问,接小孩放学呀。

恩,明天周末,接他回家。

长这么高了,读五年级了吧。老板娘边说边用一个碗将我们点的东西装在一起。

恩,五年级。父亲说。

我们坐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吃。桌子很矮,凳子也矮,父亲几乎是弯着腰吃的。

这么爱吃海带?父亲问。

因为好吃呀。爸,你不也是经常吃牛杂?

这可是好货。父亲说。

牛筋很不好嚼,太硬。

其实这一串是我为父亲点的,我怕他不点,我点了之后就可以以嚼不动为由给父亲吃。

牛筋好难嚼,事实确实如此,后面几块我没吃过的,爸,你吃了吧。

父亲也不拒绝,似乎是在等着我给他吃。

父亲吃东西向来很快,无论是是冷食还是热食。之前和父亲去吃云吞,一碗刚端上来的、滚烫的云吞,他很快就吃完了,而我才吃了一半不到。父亲唯独在酒桌上耗的时间长,几盘菜、几些酒,他能和亲戚喝一个下午。

但这一次,我比父亲先吃完。大概是牛筋不好嚼吧。

付钱之后,父亲去开车锁,我叫住他,爸,我还想吃一根热狗。我提了提书包的肩带,装作难为情。

父亲假装呵斥,今晚你别想吃饭了。人却走到了档口前。

我狡辩,才吃了一点点而已。

我如愿以偿的得到美味的热狗。

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天空中只剩下残留的晚霞。我怕天黑了还没到家,于是我说,爸,我们赶紧回家吧,我拿着在车上吃就行了。

明明只是一根一块钱的热狗,却被我当成是什么稀奇的宝贝。

我左手抓着铁架,右手拿着一根热狗,刚出锅,还烫,不敢大口吃。

车子开得极慢。

父亲说,你抓稳啊,抓不稳就拉着我的衣服。

我说,抓得稳。爸,您踩慢点,热狗刚刚差点掉了。

父亲会心的笑了声,说,已经很慢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

长春男科哪家好贵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济南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临沧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南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武汉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