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回味散文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散文 >> 人生

沉默的父亲江上飞

2020-10-18 18:14: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沉默的父亲——江上飞

沉默的父亲

老爸常石磊 - 中国之星 第2期

梧叶儿从江上飞语复制

2016年6月19日。农历五月十五父亲节。谨以此文,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

爸爸,我爱你!

我们都知道,生命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轮回,不断地有人到来,也有人离开。其中相处的时日至多也就数十载,分别时才恍悟:原来这般短暂,原来这般美好。—题记。

再过些天,父亲节要到了。

一直以来,母爱的光辉都笼罩着我,让我时常想念母亲。可是,那个叫父亲的人,却一直躲在角落,等我去发现,原谅我的后知后觉。直到我做了父亲之后,我才知道了父亲,这俩字的真正含义。

深夜11点,拖着病体,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读龙应台的《目送》了,每次读,都有新的收获。

读到她父亲去世的那几篇文章,不禁颇有感触,如同感同身受一般,泪流满面。

书中写道:

人生本来就是旅程。夫妻、父子,父女一场,情再深,义再厚,也是电光石火,青草叶上一点露水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也是从心底体会,父爱的点点滴滴。

记得小时候,每次带我去理发和洗澡,我不肯,坚决不肯,你总是蹲下身子,慢慢和我说,去吧,儿子,完了,我给你买你最爱的连环画。

当初,家里条件很差,父母都是药罐子,每月的工资都不够,还要问好朋友去借钱,当然,父亲是丢不起这个面子的,只有母亲出面解决。

所以,一本连环画,等于要他们的心血啊,那时的我,不懂事,嚷着,喊着,要小人书。也是渴望知识啊,其实我也没错啊。只怪当时太穷了。

因为父亲在家排行最小,母亲也是排行最小,我又是最小,上面有三个姐姐。所以基本上我出生以后,就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没啥印象,在我几岁时,他们都去了,每次回到老家,就只有跟着父亲哭的份。咿咿呀呀,骑在父亲的肩膀上,一路看父亲他们哭泣。办丧事。

如今,父亲的四个都已经不在人世,母亲的姐姐也不在了。父母亲都是80多岁的老人家了,岁月不饶人,因为我的病,他们一夜白了头发。

不由得又想到朱自清的《背影》中那个笨拙的,在站台上为儿子忙前忙后,来回穿梭的父亲背影,当时读到的时候也是一阵心酸。泪滴滑落,打信纸,想以此记下我的感伤。我的那些父亲的们。

人世间的感伤莫过于生离死别,看着父亲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地离开了人世,归于尘土,长眠于故土之中,那一个个的青冢,从此遍布在心里。坟头上长满了小草,还有不知名的小花,旁边的松柏也从一棵棵小树苗逐渐长得粗壮,清明时节捧一把不知名的野花去看他们,向他们诉说我们的思念。

我记得在大学时候,父亲出差到无锡来看我,晚上睡在同学杨培明(如今江阴最好高中,作家汪曾祺就学的南菁中学,做第一把手)的床上,呼噜打得震天响,使得一个宿舍的人,都没有睡好觉。

我对大家说对不起,老爷子天生打呼,各位忍耐。转身对父亲说,没事,大家都睡好了。

想来也是一种安慰。因为我爱他。我的父亲。

两人都80以上高龄了,很幸福,知足。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还记忆犹新。

因为父亲生病,我被父母带着一起上苏州看病,当时医生已经确认父亲是肠癌了,但是,两个人,都在我们孩子面前没有露出半点痕迹。

我高兴的跟着他们屁颠屁颠的去苏州,到父亲好友徐静阿姨家住几天。记得二姐也去了。

那些日子,虽然苦,但是很快乐,很纯真。徐阿姨家里有棵银杏树,我们去时,正好结果子,于是,我们三人一起敲打树上的白果。父亲拿着长竹竿,那感觉也不地道,老敲不下来。一会就下雨了,便逃到屋子里躲雨,满脸的笑意,把自己病情都忘记光了。

那段回忆,真的很特别,虽然落下了课,但是,总觉得人生就是一个大课堂。他它教会了我很多。

自从08年年底,我生病以来,他们一夜之间,白了头发,母亲原来是很看年轻的,一下子就老了很多。为我急的。父亲呢,一直在旁边,默默的付出。

我进医院以后,所有的病危书,生死关口,都是由我的爱人在接受,父母,姐姐是她的坚强后盾。

父亲一直在寻找能够治疗我呕吐,痔疮,不吃饭,胸口脓肿,胆结石,肾结石等等的中药材料,几次三番,最后都等到了希望,感谢父亲,感谢母亲,为我背后默默承受了一切。

写到这里,我深深感悟,要珍惜眼前人,尽量抽出时间多陪伴陪伴父母亲人,用心去理解他们,体谅他们。

他们老了,青丝已变成了满头华发,步履也已蹒跚,目光已经混浊不清,就请耐心一些地对待他们吧。

就像小时候他们牵起你的手一次次地教你走路,一次次地教你咿呀学语,一次次地耐心为姐姐们梳头发。

想想曾经他们年轻时的故事,就心里美美的。

每个寒冬清晨五点,已经炸好的你爱吃的馍片,炒好的菜肴,热好的洗脸水。

每个寒冷的冬日傍晚,你放学回家时,迎接你的是炉子上已经烤好的散发着焦香味的麻花。

每个炎热的夏夜里,没有风扇没有蚊香,整夜里为你扇着蒲扇的那酸肿的手臂。

还有生病咳嗽时为你熬煮白菜根水,发烧时为你整夜敷温毛巾的那双曾经有力的双手,如今已经变得苍老嬴弱。

请你仔细地看看那双青筋满布的已经变形了的双手,是它为你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家,是它给予了你无尽的爱抚,是它把一个婴童抚养。

所以,请耐心些,再耐心一些,请慢一些,再慢一些。如同小时候他对你说孩子你慢慢来”那样,对他说,父亲,你慢慢来”

不再去嫌弃他的笨拙,用你的整颗心去像他爱你那样去爱他,包容他,那将会是最美的时光。

有一种爱,迟了就无法再来;有一种情,走了就无法追溯,那就是亲情。

似清风徐来,似春暖花开。

梧叶儿从江上飞语复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过敏奶粉
尿混浊
活血化瘀
先声药业上市
胸闷心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