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回味散文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散文 >> 表白

小李锐的无风之树位置位置

2021-02-25 10:07: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摘要:小李锐的《无风之树》,是什么色调呢?开始,以为是黑色的调子。但黑色的调子,相比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温家窑风景》,没那么纯正和深厚。后来,又回头翻了,应该是以灰色天空悲情为主色调,夹杂清纯泪水的调子。 小李锐的以悲情炫染悲情,在《无风之树》中算是做到极致,从头到尾的哭,泪水铺天盖地。 读完小李锐的《无风之树》,最强烈的感受:

“咔当”一声的心动。

《无风之树》发表在1995年《收获》第1期。与之错过,是因为那段日子,准确地说大致有十多年,我基本拒绝读国产小说。以为没什么好的小说可读,没人推介,从来不买小说杂志与小说。回头看,的确也没什么非读不可的小说,不是小说不好,是小说有些表层化,难以拨动灵魂。

现在,我也认为当代中国的小说写得好的不多,难以叫人起心痒。如今,专门买来读,缘分是听了别人的话,说是本叫人流泪的小说。

从头到尾,没有点想流泪的意思。不是小说缺少悲情,而是太不愿意为小说和影视及各种文艺作品流泪。记得好多年前,放映朝鲜故事片《卖花姑娘》时,电影院哭声一片,我属于不哭的少数。《无风之树》带着看《卖花姑娘》的心情读,是本叫人流泪的书。情感下面,想要的是作者埋伏的灵魂琴弦的弹奏,一直寻找着,所以不被书中的悲情左右,尽管书写得叫人“咔当”一声心动。

小李锐,只是听说过。朋友中还有在北京听了他课的人,常拿他出来牛一牛。开始以为是另一个李锐。朋友说我孤陋寡闻,不是给毛主席当秘书的那看准了一些人虚荣心强而又囊中羞涩的情况个李锐,写小说的小李锐。反正是好多好多的文学家,我没听说过。

1996年,在北京的劳动文化宫书市,从来没听说过毕淑敏。可硬在她签字售书旁边的牌子上见了著名作家毕淑敏。远离了小说,一不小心,著名作家出来了。心里真莫名地抵触这样的著名作家,毫无依据地拒绝读她的小说,不相信在著名作家的帽子下名符其实。眼望着小青年一摞一摞地抱着她的书等着签字。这小年轻在关心什么?抱着这心情,在旁边的门店买了毕淑敏的散文《倾诉》。她的散文,还适合俺读,对着点口味。

不读小说,错过了一些叫人“咔当”心动的小说。《无风之树》读完之后,是这种“咔当”一声心动的类型。

李锐,是个能说事的人。写小说,就是说事,说让人想听的事。一声的“咔当”硬是写出丰富多彩的文字,不简单。

小说开头从六祖的“幡动”与“心动”,到拐老五在人生最后的一个轻微的响声“咔当”,衍生出运动年月无处不生风。

拐老五呀!那只是风动,咋就心动着,悬在天上下不来,生生硬硬地用生命应和?

“一根麻绳从他的耳朵后面绕过去,搭在房梁上,就像一身脏衣服挂在那。”只“咔当”一声,拐老五,成了吊死鬼。

从小我见过的吊死鬼,有在厕所里吊死的老师,有挂在围墙与房屋夹缝苦栗树上的地委书记,有冬日河边大枯树上的干部,有坐在坷边吊在粗茄子根上的地主。

有人不相信茄子树下可以吊人,我亲眼见了一个。真想死的人,我相信自己勒死自己,都是可能的。小时候最怕的是死人,越是怕,越是想看,恶性循环。见过这么多的吊死鬼,听得“咔当”一响的,只有河边的那个干部。一般在处理吊死的人,就是红卫兵,也不让小孩子看。在河边,没办法。舌头吐出来一半,脸色发紫,树上的人根本就没解绳子,一柴刀下去,重重地“扑”一声下来了。一地的灰烟扬起,那是穿了件华达呢中山装的干部,还戴着中规中矩的干部帽子。从穿戴上给自己的冤屈平反,是那个时候寻死的人最后的表达。我从这位中年干部吊在树上的样子,看出来了。

与我所见的吊死鬼,李锐的表述,最新鲜的,与是上面说的干部的华达呢中山装相比,变成“就像一身脏衣服挂在那”。声音的区别,我听到的“扑”的一声,变成小说里的“咔当”。细微的变化,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处理,在那块乡土与那块乡情以及那块的语文表达方式上。

小说的成功,在于读者想读,且想读的波涟一波一波绵延扩散,读了能记住你所说的事,为人说的事儿感动,甚至流泪。1995年发表的小说,让我想读的时候,已经是13年。一波一波的扩散,缘分期间13年。这13年,可以理解为小说成功的一个因素,还有人记得曾经的感动与流泪,让另外的读者进入当年的小说。

过去的日子,以小说记载,成了艺术化的回忆。《无风的树》给了阅读过程“咔当”一声的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投其所好感动,是因为拐老五的“咔当”一声的死,牵扯出前前后后的事,与盘旋于脑袋的人性人道之类的东西冲突强烈。

小说中的冲突看点,是伟大的思想和伟大的语录,从高山流水般地流到矮人坪生产队曹天柱那样的农村基层干部那里,在运动成风的日子里,成了断章取义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我日他一万辈的祖宗!”的口头禅,特能在关键的人与事上,与“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等语录紧密联系一处。

在人民文学当过的朱伟,写过一本《作家笔记及其他》。在评论林斤澜、刘索拉、史铁生、余华、阿来、张承志、张宇等,喜欢用色彩来为写小说的作家定调子。说林斤澜是暖色调,说刘索拉是阳光明亮透明的颜色,封面如是说:“……张承志小说的基调,是一种介于暗黄与酱红之间的颜色。没有疯狂的像爆炸一般喷溅出来的金黄,也没有像火焰一般跳荡的朱红。在得不到充分燃烧的暗黄与酱红之间,偶尔有绿,是那种缓缓熔开的、灼人眼目的绿的膏浆。张承志写小说,不像是用笔,而像是用刀在那里刻凿。他的稿纸上,到处是被坚硬的笔尖拉破的痕迹。那些痕迹,就像一道道割破的、流血的伤口。”按照朱伟的小说色调,小李锐的《无风之树》,是什么色调呢?开始,以为是黑色的调子。但黑色的调子,相比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温家窑风景》,没那么纯正和深厚。后来,又回头翻了,应该是以灰色天空悲情为主色调,夹杂清纯泪水的调子。

小李锐的以悲情炫染悲情,在《无风之树》中算是做到极致,从头到尾的哭,泪水铺天盖地。

不是不值得哭,而是太值得哭。悲情灰色的调子下,泪水在谁的脸上,也像是总干不了的霉雨季节。直接的人,哭在脸上。不太直接的人,偷偷在人后哭。意志坚强和情感深厚的人,哭在心里和灵魂上。

想哭,一个时代的命运交响曲。尽管,命运在当时并不十分凸显,甚至并不让人各自真正自觉地感到命运的可悲。回头艺术的再现在小说里,想哭的成分里,哭了别人,也带上了自己。

读完《无风之树》,真没一点想哭的丝毫感觉。我觉得悲情展示悲情,且垒叠着反反复复的最过于乡土,过于细致,过于铺陈得一览无余的小说叙述形式,读着读着的个体的还原真实性,我是相信的。一般的远离真实性,在于小说太重于真实(这是我的猜想),反而缺少读者心中一般的真实。至少,我在农村所见所闻,有这样的事,没这样曲里拐弯的各种联系。更多的农民,在许多知识青年也弄不明白的事上,他们更多的是简单地生,简单地死,简单地面对生死,哪怕是面对命运在别人看来是悲天悯人的噩运。在拐老五一件死的事上,连带被面条撑死的孩子,个案是悲情的。以此带动整个小说,并在泪水中支撑更大的带历史悲剧式的悲情,显得有些不堪负重。小说很技巧,不细读还发现不了。但一个悲剧的高手,说悲剧的时候,是应该告别泪水的。正像喜剧演员和演说人,叫人捧腹大笑的同时,他自己绝对是不笑的。

《无风之树》至少可以挤掉三分之一的水,过于技巧的描述。我们的作家有个通病,小看了读者的理解能力和阅读水平。

与坏人睡过觉的暖玉,干部也钻她的被窝。睡暖玉,暖玉的两个大白 摇震得出了奶水,一个比伤心还伤心,比悲情还悲情的暖玉。暖玉,是小说《无风之树》最让我信服的人物形像。是“咔当”一声死了的拐老五,不能自握命运最好的底色衬托。

共 29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两部分内容,一部分讲述了作者曾经的对中国作家的看法,对中国小说的看法,以此衬托作者所看《无风之树》对作者的影响。第二部分,文章重点解读了《无风之树》,揭示了这篇小说对作者的感动。一是人物形象让作者感动;二是小说的情感色调让作者感动,突出了小说的悲情渲染技术。书评在评论中,把作者的观点表达得清楚明白,有说服力。【:春雨阳光】

1楼文友:201 - 2 :29:05 这篇文章的标题就让人心动,同时,这个标题作为线索贯穿文章。 语文教师

2楼文友:201 - 16: 2:18 国产小说是有点没意思,跟电影一样,靠插一点桃色事件来做卖点.国产作家也大多不是为文学做贡献,而是为自己的口袋着想.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汕头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乌鲁木齐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多少钱

胸腺瘤门诊天津男科医院哪好兰州哪家医院妇科医院好

齐齐哈尔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芪苈强心胶囊价格多少钱
8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